躲在这里

我觉得你们都不怀好意

黑梦

三十岁
在体力和精神俱佳的时候
证明不了自己

偷偷地祈愿家人安康
因为我还做不了顶梁柱

来来去去

烟袋斜街的大清邮局
纪念戳全撤了,说是领导的意思
题字的师傅也没来上班

在帽儿胡同的猫巢坐了半下午

坐火车总是兴奋
近年来睡的最安稳的觉
都发生在长途交通工具上